进口电磁阀

进口调节阀

进口减压阀

进口电磁阀

在线客服

平利县女娲友缘富硒名茶有限公司

秦巴绞股蓝,情系“俩草痴”

分享到:
点击次数:1155 更新时间:2016年07月08日17:00:12 打印此页 关闭

一位是位于大洋彼岸、世界知名的华人学者,一位是安于秦巴深处、埋头苦干的本土企业家,因为““绞股蓝”,他们携手前行。如今,他们的握手换来了累累硕果——安康平利的绞股蓝产业一枝独秀,为防治人类“三高”和癌症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王少可教授,1978年我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研究生,他知道“绞股蓝”这个名字,缘起简单——30余年前,在一所大学教书时,舍友告诉他,中国有种叫“绞股蓝”的草令日本学界十分着迷。30年间,王少可在探索绞股蓝的道路上艰难跋涉,现在终于有了惊奇发现。作为定居美国的世界著名植物遗传学家,平利县就像一块磁石牢牢吸引着他,因为这里盛产富硒绞股蓝。 

30年前,张钊还是大学物理系的学生,家乡平利田间河畔疯长的绞股蓝,大家只知道可以吃,别的却少人问津。大学毕业三年,教师张钊让学生的物理成绩一次次领跑全县。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参观县里的绞股蓝加工厂,对绞股蓝产品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也为他之后弃文从商,带着技改方案走上绞股蓝研发之路埋下了伏笔。从此,他痴迷于绞股蓝事业,要让这个“绿色金子”走出大山,造福人类。

如今,放弃安逸生活的王少可已寻求到与绞股蓝有关的一剂剂良方,以解除“三高”等老龄病痛;也希望获得更加高精尖的科研成果,让绞股蓝为造福人类发挥更加神奇的效用。 
  身居东西方的两个“草痴”,因为绞股蓝,30年后成功握手。 

传说中女娲补天的平利县 好土长出绞股蓝 


  《唐书·地理志》就有金州杜仲、秦艽、黄柏等药材作为“贡品”的记载,“金州”就是今天的秦巴明珠安康,这里自古盛产药材,历史上被称为“中药材之乡”。 
  安康市平利县,是传说中上古时代女娲炼石补天的地方,如今,因为该地土壤天然富硒,这里出产的中药材杜仲、党参等也备受青睐,生长在这里的绞股蓝更是久负盛名,美国学者研究发现:平利绞股蓝“理化指标居世界同类产品之首”。 
  这样的特质来源于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窦平教授还记得第一次来到平利时的感受:天蓝水清、空气清新。这位出生在北京、现定居于美国的科学家说:“每次到了平利,心都能静下来,来了就舍不得离开”。 
  这块能让人心静的地方,被称为植物的王国,是中国国内生态型药用植物种植示范基地的最佳区域。这得益于平利雨量充沛,气候温和,日照充足,无霜期长,水土无污染,更得益于土壤中富含“硒”。 
  对于土壤中富硒,窦平说,硒存在的方式有无机硒和植物活性硒,人体吸收硒的最好方式就是植物活性硒,而植物活性硒就来源于富硒土壤。平利的土壤和水源中都富硒,这些硒随即进入植物的体内,成为神奇的植物活性硒。平利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硒谷”。 
  事实上,富硒绞股蓝,也曾让日本人着迷——“绞股蓝之父”、日本德岛文理大学竹本常松教授等药学专家曾表示,中国绞股蓝的多种皂苷成分、含量可与人参媲美,比人参更让人惊喜地发现是,平利绞股蓝含有的植物活性硒和其他活性物质,在抗氧化、防衰老、增强人体免疫力、调节新陈代谢、消炎、防癌等方面功效不俗。 
  正是因为“天生丽质”,平利绞股蓝从藏在深闺到名满天下——1986年,平利绞股蓝开发被国家列入“星火计划”中“待开发的名贵中药材”首位;2003年,平利被确定为国家绞股蓝标准化示范区;2004年平利绞股蓝获批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12年,“平利绞股蓝”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2016年,平利绞股蓝产业化第一人张钊获得第九届国家发明创业奖。

世界级学者 痴迷平利绞股蓝 


  王少可到现在还能记起来,自己当年与日本人接触时,每当提起绞股蓝,日本学者对这些中国植物的赞美:东方神草、南方人参、不老长寿药草……在国内鲜为人知的植物,为什么在日本有这么大的魅力?查阅资料后他发现,绞股蓝的实用价值最早记载于1406年朱元璋第五子朱橚所著的《救荒本草》那时绞股蓝是饥荒年代充饥用的。 
  在学界看来,如果这种种植成本低的“南方人参”代替人参,普通老百姓都能消费得起,那将为多少人带来实惠?这样的想法让全国大大小小的制药厂都把目光盯在了皂苷的提取上,而忽视了绞股蓝其他的有效成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盲目扩大生产造成了绞股蓝皂苷制品的大量积压和绞股蓝原料的严重过剩,大大打击了企业和种植户的生产积极性,使得国内对绞股蓝的研究发生了一段时间的停滞。 
  橘生淮南为桔,生于淮北为枳,其营养成分也大相径庭。这也引起了王少可的思考,绞股蓝除了含有4种与人参结构完全相同的皂苷外,它还有没有其他功效? 
  答案是肯定的!多年来,每到世界一地,王少可都要打听当地有没有绞股蓝并带回标本。他与世界顶尖的研究机构美国马里兰大学食品营养系多个重点实验室合作,对不同产地的绞股蓝进行化学分析,结论让他惊奇——在匿名化验中,平利绞股蓝的综合指标均优于其他品种。而另一个抗癌实验显示,在平利绞股蓝提取液添加到培养基中,肿瘤细胞生长被抑制,这让他十分振奋。 
  另一项结果更让他欣喜万分:在美国农业部动物实验室的动物实验中,用平利绞股蓝不同品种特定部位配比的组合方,显示了明显的降脂和降胆固醇的功效。 
  每一次努力都有新发现,对平利绞股蓝了解越多,王少可心里越有信心:多糖、多酚、黄酮类物质和平利绞股蓝特有的硒代氨基酸,将让它成为目前植物中最具潜力的防治“三高”、预防癌症的好苗子。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2/3的地区缺硒,表现在硒摄入量不足,这也导致了多种疾病的发生,让患者备受折磨,也困扰着研究者。平利县位于全国最大的富硒带上,全县47.42%的土壤硒含量达到3.0mg/kg以上的高硒水平,这在王少可的眼里,富硒的平利是陕西的宝贝,也是中国的宝贝,而富硒绞股蓝更是世界的宝贝。 


“不安分”的平利人张钊 绞股蓝出山,舍我其谁? 


  30多年来,王少可在绞股蓝研究之路上硕果累累,平利当地人也在努力,张钊就是其中一位。 
  这个土生土长的平利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爱搞创新,“不走寻常路”。直到现在他都认为,当年的路虽然艰辛但却值得,至少平利绞股蓝因为大家的努力走上更大舞台。 
  当时,因为政策上的原因,厂子囤货很多,压力很大,张钊主动请缨,从研究部门走向推销一线,他的主张是,要有奖罚制度,让多劳者多得,这个今日看似简单的想法,在吃大锅饭的情况下,差点实施不下去。 
  从哪着手呢?他以独特的眼光发现,绞股蓝茶对高油盐饮食地区的人们身体会有好处。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背着几大包绞股蓝茶,从平利坐长途车到安康再到西安,甚至远赴甘肃的庆阳、宁夏的盐池……住最便宜的旅馆,遇到商店就推销几包,当地人喝了以后发现,这种像龙须一样的茶不但耐泡而且口感很好,一点点销路就这样打开。 
  就凭着这股劲头,张钊个人年销售业绩二三十万元,自己可以赚几万元,在年薪仅有几千元的时代背景下,这样的收入令人羡慕。但对于张钊来说,目标不在于此,他认为,要集中精力挖掘绞股蓝的价值并开发更多的产品,让它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加速增长,才是绞股蓝产业大发展的康庄大道。同时,探索巩固“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使当地农民因此受益,让企业在壮大过程中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再穷不能穷科研,即便是最艰苦的时候,张钊也没停止研究的脚步。他领导的平利县绞股蓝研究所,成功培育了“中药四倍体绞股蓝”种苗,获得国家重点新产品奖、陕西省科学技术奖,这种成就对于一个县级民办研究所来说并不多见,张钊却做到了。从源头着手,加强科技创新投入,让产品经得起市场的检验并为产业发展铺路,是他走出的第一部妙棋,为此,他搭上了多年的身家并不惜举债。而多达近百项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技术,也奠定了公司在绞股蓝业界的地位。 
  


两个男人握手 合力攻克人类疾病 


  让更多的人通过绞股蓝早日告别病痛,这是王少可的愿景;让平利绞股蓝早日走向世界,这是张钊的希望。如今,因为“药化茶”、“药变食”这样的产品形态创新,绞股蓝超微粉、绞股蓝浓缩汁、绞股蓝养生酒、复方绞股蓝中药组合物等系列保健产品投产上市,一个个能更好发挥绞股蓝价值的精深加工产品已畅销近十年。绞股蓝这棵纤纤小草让位于中美的两个男人携手共进,为人类的幸福生活开篇谋局。 
  对于张钊,走遍世界的王少可赞不绝口:一个深山里走出来的企业家,几十年如一日执著于绞股蓝事业,初心不改,让人佩服。 
  而对于王少可,张钊直言:与这样的世界级知名植物学家合作,对平利的绞股蓝产业发展就是超级助推器。一个产业带动一个区域腾飞,将从愿景走向现实。 
  但这远远不够,让人类“共享共赢”,是王少可和张钊的共同目标。惺惺相惜的他们,已经在共赢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共赢的基础还是富硒绞股蓝的天赋异禀:在防治“三高”问题上,目前人们主要采用西药治疗,但这种药物或多或少都有副作用,且是终生依赖,而具有生物活性成分的绞股蓝产品,却可以规避这样的风险。在绞股蓝的效用发挥方面,王少可表示,即使绞股蓝这样的“神草”,只是单一品种入药还有一定局限性,如果按特定比例组合的不同品种绞股蓝的特定部位,并辅以秦巴山的数味富硒中药材,将会达到一种有效成分“组合”和“裂变”的效果,治疗和预防人类“三高”顽疾,前景可期。 
  在张钊的眼里,另外一种共享,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在这个产业链上分享发展成果。创新思路不断的他,创立了一套全新的商业模式——富硒农业生态圈。这个“圈”融合产业上下游形成产业联盟,打造“富硒产业创业孵化基地”和“富硒养生达人俱乐部”两个平台,实现线上线下联动的产品研发、展示销售、旅游接待,满足“三高”人群为主的亚健康人群的养生保健需求,形成从基地到家庭到个人,从资源到产品到消费的完整价值体系,为农民增收、企业增效、区域经济繁荣提供了“1+2+3+X”的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一支50后、60后为导师,70后为智库,80后、90后为骨干的核心团队已经组建完成,与“外脑”美国马里兰大学食品营养系等国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合作更加紧密,种植基地在扩大,产品研发在创新,一个绞股蓝产业化开发领军企业已经踏上了“互联网+”和资本运作双翼并举的转型升级新征程。 


采访札记
 

  两个男人的“工匠精神” 
 


  当屠呦呦获诺贝尔奖的消息传来,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中医药:这些神奇的草,真的能去人疾痛?答案是肯定的,绞股蓝就是其中一味。 
  作为探索绞股蓝众多奥秘的典型代表,从初出茅庐的新人到如今掌握产业核心科技的行业巨擘,二十多年来,企业的任何一次升级,都离不开张钊严谨的态度、专业的判断、耐心的坚守、精益求精的追求,而这正是一个大国工匠所必须具有的基本素质。对于张钊来说,这来源于他与生俱来的使命:做绞股蓝研发大使,“三高”问题防治专家,打造中国养生产业价值链领先品牌;也来源于他的性格特点:敢于挑战勇于创新,要做就做最好;更来源于他的目标:为产业趟新路,为乡亲谋福利,为万众送福音。所有的努力最终获得了回报——他登上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走在了绞股蓝产业最前沿。 
  提起绞股蓝,王少可这个吃惯了西餐的老人,即便而今吃着陕西锅盔,依然谈兴正浓。30多年来,作为世界级植物遗传学家,他一直在破解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密码——用地道药材,做出组合方,挖掘绞股蓝的极限价值。当平利绞股蓝在实验室取得突破性成果,让它从一株草变成多种产品是当务之急,人类的一些重大疾病预防治疗也渐露曙光,这仅是问题的一个侧面,另一个让人期待的成果是,“良医治未病”,利用植物活性硒的抗衰老等作用,提前保健,人类延寿将成为可能,活过120岁将不再是梦。这些美好的蓝图,绘画起来却并不容易:在这条道路上,他经历过迷茫和怀疑,但更经历过一次次让科学界眼前一亮的探索发现。如此成绩,来自于他的信念和担当,更来自于无数次身体力行。 
  这些努力,向世界再次展示了中华儿女的工匠精神。同时,也向人类传递出来自平利的福音——小小一株草,要让我们的生活健康平安顺利。 
  正是因为张钊、王少可们的孜孜以求,“以‘硒’为贵”的绞股蓝才能走入寻常百姓家,正是因为土壤中输送的“硒”滋养了不一样的绞股蓝,一个产业发展壮大成为可能,也让一个山区小县为人类的健康作出贡献成为必然。 
  这是病人之幸,更是大众之幸。 
  这是秦人之功,更是华人之功。 





上一条:“迈向世界的陕西” 王毅外长向全球推介黄帝陵 下一条:首部介绍外国人如何看“一带一路”的著作出版